星期一, 十一月 17, 2008

一地大师——悼那个说相声的范振钰

早晨醒来随手打开电脑,点开约克论坛。突然一条消息跳入眼里——范振钰走了

应该来说这么多年来已经习惯了熟悉的名家一个一个的走掉,但是范的过世还是让我有些莫名的心惊。这些天来一到夜里就习惯性的打开天津录制的那批传统相声的录像,听着那些熟悉的声音入眠。今天,那些带给我笑声的身影中,又多了一个身归那世的人了。

关于这位老先生的最初印象,完全是来自当年和高英培合作的那一大批新相声;以至于到了很多年以后,都没见过他说传统相声的样子。直到后来有了网络,听到了范和现在很红的非著名相声演员合作的《白事会》,《杂学唱》。那两段郭很敢说,范的捧哏显示了很好的控制能力。特别是《杂学唱》,起承转合都靠范巧妙的穿针引线。直到再后来有了天津前后录制的两批传统相声。这两批录像保留了大量传统的段子,现在红火的“德云社”的录音里,可以找到大量从里面捋叶子的痕迹。好在有这些尽力保持相声传统样子的录像,以后我们告诉后人——传说中的“相声”是这个样子的。

印象中没听过范的倒口活,好像腿子活他也不怎么说,而且他的贯口向来是磕磕巴巴的。但这都不妨碍他是一个好“说相声的”。一向觉得我们喜欢这些传统艺术的人既不幸又幸运——不幸的是这么快就要眼看看这些熟悉的演员离开我们,幸运的是自己总算赶上了夕阳下山前最后一抹余辉。

如今这些好“说相声的”先后离我们远去——赵世忠走了,王世臣走了,冯宝华走了,范振钰也走了。一个一个好“说相声的”走后,只给我们留下了一台的“大师”……

2 Comments:

At 星期二, 十一月 25, 2008 4:21:00 上午, Anonymous gcd0318 said...

199*年我听过范爷的对口,好象是和一小辈代的,可能是崔金泉吧。年初的时候就有人跟我说,范振老就是这几天的事,医院里正满身管子的插着呢。想来,老先生走了就走了吧,少受点罪也是好的,只是苦了咱们这些小字辈的,没福气多看几眼

 
At 星期四, 十一月 27, 2008 12:33:00 上午, Blogger roy said...

能看见已经算不错了哦

 

发表评论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