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五, 七月 08, 2005

网络聊天——谈艺

roy 说:换个话题,还记得香菱学诗么?
石头 说:呵呵
石头 说:记得
roy 说:黛玉怎么说的?理论上东西很少,就是去读。我想起以前楼主说听戏了,没什么希奇的,就先听100张老唱片
石头 说:听完就成楼主那样了
roy 说:呵呵
石头 说:看现在的一百个瞧不上
roy 说:大意是一致的,你看学戏也没什么出奇的,一出教子,一出二进宫一出祭江,青衣的腔也差不多就学成了
roy 说:但要能融会,非的学个百十来处不可
roy 说:中国的艺术好像都差不多,理论很少,就是一个劲练,以数量出质量
roy 说:写字的更厉害,动不动把一池子都写黑了
石头 说:是呀
石头 说:今早看报纸还想这个了
roy 说:报纸写什么了?
石头 说:一个中国钢琴家
石头 说:很小,很厉害
石头 说:他说自己是天才、神通、大师
roy 说:吐
roy 说:好不要件
石头 说:然后他的老师说,作曲家有神通,钢琴家没有。
石头 说:我想想是很对的
石头 说:再想想,中国谈钢琴的厉害角色越来越多
石头 说:但是好作曲家没见有谁
roy 说:你说西方的艺术好像跟咱们不一样啊,一般都有很系统的理论
roy 说:不像我们的,一个字,练
石头 说:觉得这种原创行的东西咱们可能不行
石头 说:对亚,中国人适合育珠式的
roy 说:育珠?
石头 说:怎么也得先有个什么依傍,然后做类重复运动
石头 说:最后就能大功告成
roy 说:临摹的东西
石头 说:连写书都要引用,注疏
roy 说:恩
roy 说:写诗也是要用典.这些都成模块化了
石头 说:真是的
roy 说:一个典故就是一个模块,传达一种特定的意思
石头 说:对
roy 说:京戏也是模块化的典型
roy 说:中国艺术的学习,就是学习这些模块怎么运用
roy 说:运用得好就是高手
石头 说:对呀
石头 说:分特
roy 说:写字也是这样,篆刻也是
石头 说:建筑也是
roy 说:恩,呵呵
石头 说:城规也是
roy 说:按照法式来就成了
石头 说:打倒中华文明
roy 说: 为什么,呵呵,很好啊
石头 说:这样很闷的
roy 说:一直是这样过来的,中国特色
石头 说: 不好不好
roy 说:现在老要把两种特色搅在一起,以西方理论指挥中国模块,结果就全乱了
roy 说:你看哪方面都没什么成就了

1 Comments:

At 星期五, 九月 16, 2005 11:57:00 上午, Blogger 白水 said...

实话实说,怎么也没有想到,你还有这样的一面。那句“人不可貌相”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了。

实话实说,怎么也没有想到,你还会同朋友在网上谈这样的内容。

你什么时候还做豆腐,别忘了叫上我 ;)

 

发表评论

<< Home